爬行天下

爬天淘宝:shop34809693.taobao.com
爬天商城:shop.pxtx.co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61|回复: 1

30年前的今天这里经历了一场浩劫,而如今···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6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爬行天下鬃狮蛇陆龟辐射苏卡
‍4月26日,30年前的今天位于乌克兰首都基辅以北130公里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机组反应堆爆炸。这是人类历史上和平时用核能最严重的事故。逾8吨强辐射物质泄漏,6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遭到直接污染,320多万人不同程度受核辐射侵害。然而由于重度污染,人类撤出切尔诺贝利,30年后的今天,污染区却变成动物的天堂。不禁令人唏嘘,原来对野生动物的威胁,核污染还是比不过人类···‍

20160426113338337.jpg 普氏野马曾一度濒临灭绝,1998年,为了拯救该物种,人们把它们引入切尔诺贝利附近地区和其他一些保护区。现在,这里已经荒无人烟,但野马的数量却有所上升。

  Marina Shkvyria一边走向隔离区已被废弃的村庄,一边寻找动物的痕迹。1986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这片隔离区在之后的30年里一直对公众封锁。她发现了一丝线索,用手指在松软的沙地上测量狼的脚印。
  历史上最致命的核事故虽已告一段落,但在切尔诺贝利看到这样的一幕多少有些奇怪,而现在,事实正如Shkvyria和其他科学家所预测的那样上演。这里曾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动物(从驼鹿、鹿、海狸、猫头鹰到外来物种应有尽有,譬如棕熊、猞猁和狼)。科学家认为,这么多年,没有人类的猎杀和入侵栖息地,尽管辐射水平仍居高不下,但野生动物的数量应该会大幅增加。
  Shkvyria是乌克兰国家科学院的狼专家,也是关注切尔诺贝利野生动物后续情况的科学家之一。她用最省钱的方法在村庄附近发现了狼群,虽说这方法不太正规。“去年晚春时节,我们来到了这里,冲着野外一顿嚎叫,结果那座山顶的小狼崽竟然有了回应。”她顽皮地微笑着说道。


haunting-photos-chernobyl-ghost-town.jpg   
乔治亚大学萨凡纳河生态实验室的生物学家Jim Beasley告诉我们,到目前为止,科学家在这个问题上分成了两派:生活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交界处的隔离区里的动物们究竟过得如何。国家地理学会研究与探索委员会为Beasley提供了资金,以支持他对狼的研究。
  在本周一发表的新研究中,Beasley说,自那场灾难后,白俄罗斯方面的大型哺乳动物数量有所回升。在为期五周的调查中,他被动物的数量震惊了!触发式相机拍到了一头野牛、21头野猪、9只獾、26只灰狼、60只貉(亚洲种也被称为狸猫)和10只赤狐。“简直让人无法置信!走到哪里都能看到狼!”
  他在论文中写道,辐射并没有让切尔诺贝利野生动物的数量下降。

生命迹象
  调查过程中一位研究切尔诺贝利的生物学家告诉我,隔离区里没有马路杀手,运气好的话,你还能听到鸟鸣,看到自由自在的动物。
  4月初,我去了那里,决定数数动物的数量。即便是在主要护柱和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废墟之间,也遍地都是野生动物的痕迹。

20160426113413482.jpg
普里皮亚季河把切尔诺贝利隔离区一分为二,也是该地区许多物种的重要栖息地。

  沙土防火带成了林间的高速公路,我和Shkvyria、野鼠专家Olena Burdo走在一起,发现了狼、驼鹿、鹿、獾和野马的踪迹。我还发现了大量鸟类:乌鸦,鸣禽、三种猛禽,还有几十只天鹅在放射性冷却池里怡然自得地游着。
  在一群普氏野马(1998年保护区引进了这个珍稀濒危亚种)中,我数到了一匹成年公马,两匹成年母马,还有两匹马驹。它们隔着一大片荒地,向我们冲了过来,刷子似的黑鬃毛直立在灰褐色的身体上,它们看了我们看了好一会儿,远处废弃的输电线在风中摇摆。
  海狸的生活痕迹亦随处可见。近几年,它们的数量有所增长,对隔离区生态环境产生了重要影响。我们三人在松树树干里藏好触发式摄像机后,走到了一个村庄。这里的小木屋都已腐朽,取而代之以矮小的松树、桦树和柳树。泥土被一群觅食的野猪翻了个底朝天。
  在村庄的另一端,一条笔直的前苏联灌溉水渠仍在浇灌洼地。刚刚被海狸啃下的枝条在树下闪着微光,还有些1米长的树枝横七竖八地落在水沟里。

20160426113440853.jpg
在切尔诺贝利隔离区,一群灰狼经过了远程相机。在失灵的核反应堆周围的这片土地上,由于没有人类活动的打扰,一大群狼自由自在地生活着。

  “三周前,这棵树还在那里,”Shkvyria指着白色的木片说道:“海狸的数量在增多,它们的野性也在一点点恢复。”随着海狸不断“伐木”,这片土地终将恢复成沼泽,“变成100年前的样子。”
  “乌克兰的海狸就像非洲的大象,完全改变了当地的景观风貌。”

争论不止
  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交界处的隔离区总面积约4200平方公里,切尔诺贝利核灾难让这里变成了欧洲真正意义上的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
  发生在切尔诺贝利的一切有何意义?如果把这当成科学界的拳击比赛,那么Beasley本周一发表于《生态和环境科学前沿》(Frontiers in Ecology and the Environment)的研究论文就仿佛是一记重拳。
  他共研究了14种哺乳动物,并“发现在切尔诺贝利隔离区的高度污染地区,并无证据证明动物的分布受到抑制。”论文摘要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些数据有力地支持了近期的其他一些研究,与那些认为野生动物种群数量跌至谷底的观点截然不同。”
  巴黎第十一大学的丹麦科学家Anders Pape Møller研究了核环境中的燕子,表示得出的结果与Beasley的结论有所出入。“生活在切尔诺贝利和福岛的动物们每天24小时处于被污染的环境中。即便每小时的核辐射量并不算太高,但随着时间的积累,总量也是很惊人的。等到一定程度后,你就会看到明显的后果。”
  他和生物学家Timothy Mousseau经研究发现,野鼠的白内障发病率更高,鸟类翅膀上的有益细菌种群数量降低,家燕出现了局部白化病,布谷鸟也越来越少露面。在核灾难发生后,严重的突变紧随其后。
  双方在辐射对人体和动物有害这一点上没有争议,分歧在于,情况究竟有多严重,是否会导致种群数量下降。
  至于低水平的电离辐射对野生动物和人类的影响一事,争论仍在继续,并且上升到了政治层面。尤其是5年前福岛核灾难后,情况更是如此。有着30年历史的切尔诺贝利是最好的试验场。

限制辐射
  今年到了辐射范围最广、最危险的放射性核素铯-137泄露后的半衰期。这意味着铯的数量在灾难发生后的30年里下降了一半,衰变成寿命较短的钡-137。

20160426113516167.jpg
负责保护野生动物不被偷猎的警卫正在隔离区的餐厅里买午饭。

  放射性物质是通过食物链进入到动物体内的。
  Shkvyria在狼丘附近的松树上安装一台触发式相机时,Burdo向我们解释道:“蘑菇里聚集了一些放射物,而野鼠喜欢吃蘑菇。当它们吃了被污染的蘑菇,放射物就累积在它们的身体里。而狼捕食野鼠后,放射物又全都转移到了它们体内。”
  但Burdo表示,动物体内的放射性核素污染水平取决于栖息地的放射浓度和动物的生活习性。远在挪威的驯鹿身上,也能检测到切尔诺贝利核灾难产生的辐射,但其实,这种辐射不规则地散布在隔离区内。
  而狼至少能得到一些防辐射保护,因为它们的领地面积辽阔,活动区域较大,甚至会出现在隔离区之外的洁净区域里。
  Beasley总结说:“我认为对于很多物种而言,虽然辐射的确造成了一些影响,但并不足以导致物种无法顺利繁衍。”在隔离区,“生态系统里没有人类的存在,极大地弥补了辐射效应可能带来的后果。”
  从本质上说,这意味着和辐射相比,人类带来的负面影响更严重。

偷猎与保护

20160426113543597.jpg
被海狸啃下的桦树架在了前苏联时期的排水沟上。

  在梦幻般的前苏联小镇斯拉夫蒂奇,核灾难后不久,这里就出现了一座专为物理学家、工人和科学家打造的研究实验室。Sergey Gaschak在这里工作了30年,表示非常同意这一观点:野生动物数量在“飞速”增长。
  “灾难发生以前,这里完全被人类占领。”而隔离区为什么会出现新的动物的确是个谜,“这完全不对。早在事故发生前,现在的那些物种就已经存在,只不过密度低一些而已。”
  Gaschak这些年用上了触发式相机,他列出的清单比乌克兰任何一个研究人员都更完整。“所有大型哺乳动物这里都有,红鹿、獐鹿、野猪、鹿、马、野牛、棕熊、猞猁、狼、两种野兔、海狸、水獭、獾,还有一些貂、水貂和臭鼬。”Gaschak一口气报出了这些名字,除此之外,还有20种哺乳动物,包括蝙蝠,十多种大型鸟类,比如夜鹰、老鹰、猫头鹰、鹳和天鹅。

20160426113618460.jpg
一只小狐狸正沿着铁轨寻找食物。这条铁轨在普里皮亚季河畔,位于切尔诺贝利隔离区内。
摄影:GERD LUDWIG,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Shkvyria带着触发式相机,走进前苏联档案馆,国家科学院里堆积了无数报告。她的发现与Gaschak的研究一致,隔离区里的动物数量的确在回升,值得庆祝!
  她说:“我们查阅了所有被猎杀物种的官方普查数据,激动地发现上世纪六十年代、八九十年代和今天的数量并没有太大差距。结构比较稳定,在乌克兰这边,有40,50,60只狼,不会再多了。非法狩猎仍有所影响,这是一个动态的系统,但大致稳定。”
  事实上,生活在隔离区边缘的人们,即便是偷猎者,都是测量野生动物数量的增加的“晴雨表”,就像一位村民说的那样,因为动物们进出隔离区不需要许可证。
  温暖的夏日午后,Tsiganenko站在邻居的摩托车修理店旁,说道:“现在的动物比30年前更多。我们有野马、鹿、驼鹿、狼、野猪、野兔等等。”他住在拉得查村,距离白俄罗斯的边界仅1.6公里,离隔离区边缘不过几百米。去年秋天,他看到一匹狼从村子里走过,体重可能在64公斤,比他的膝盖还要高。
20160426113653369.jpg

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后,人们匆忙撤离,留下了这个杂草丛生的房子。

  虽然确认今天的野生动物数量比事故前多对于科学研究很有帮助,但这也会导致更多的偷猎,尤其是乌克兰那边。乌克兰总统Petro Poroshenko曾颁布政令,把隔离区改造成自然保护区,试图解决这一问题。但乌克兰的研究人员担心这一点反而会破坏保护状态。
  乌克兰生态和自然资源部的代理部长Hanna Vronska称:“非法渔猎时有发生,这种行为本身也有风险。但不幸的是,我们无法控制所有的情况。”Vronska希望隔离区变成保护区,这样便于他们从国际方面筹集资金,招募更多的护林员。
  虽然Beasley不再称这里被放射性污染“摧毁”,但他知道,想要让钚消失,还需要几个世纪,甚至上千年时间。而好消息是,他发现,没有人类,这里的野生动物看起来一切安好。“初步统计的密度证实,切尔诺贝利的狼的密度比黄石公园高得多。”

作者 John Wendle‍

编审 小编
摄影 GERD LUDWIG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翻译 sky4​
介绍爬虫知识,宣传爬虫文化,保护野生动物!!欢迎加入爬行天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5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11111111111111111111111
介绍爬虫知识,宣传爬虫文化,保护野生动物!!欢迎加入爬行天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爬行天下 ( 辽ICP备11016019号 )  

GMT+8, 2018-5-24 10:20 , Processed in 0.08939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爬行天下 X3.2 Licensed

© 2001-2013 爬行天下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